Pages Menu
TwitterRssFacebook
Categories Menu

Posted by on Oct 20, 2019 in 一般類, 事奉﹑聖職, 今期報導, 內頁, 牧養類, 輔導﹑靈命﹑成長類 | 0 comments

第54期 師母的事奉: 師母與牧者

第54期 師母的事奉: 師母與牧者

Author: 成甯學勤師母

教牧夫婦與一般夫妻無異,只是建立比較大一點的家庭,曝光多一些而已。當年,因著媒人的介紹,禱告得知有主的帶領,決定結婚,當時十分掙扎;謝謝上主常有話語臨到:「不要以自己與(夫婿)同等為強奪的(不捨得放下)」,於是放下女傳道職位,一路降卑。另一句:「他(丈夫)必興旺,我必衰微」,更叫我輕狂地心中老大的不服氣,問主:「憑甚麼?」但三十年下來,再回顧才真正看到基督的智慧與恩典。人性的軟弱與陰暗在婚姻中一覽無遺;也靠著主得勝再得勝:丈夫被建立、家庭得建造了,教會也在風雨飄搖中站立起來了。師母是牧者最靠近的一隻羊;而主的偉大設計讓女性這肋骨的角色,也成為男性的支撐與保護。二人亦師亦友的在人生旅程中搭一個伴,同心同行同工,僅此而已。

通常一個家庭興衰會唯主婦是問,箴言也說「智慧婦人,建立家室」。古代君王在亡國時常找一女性擔罪:妲己也罷、褒姒也罷。而教會是天國的雛型,具體而微,關係往往更甚於制度。牧者難為,眾所週知,但結婚時,丈夫說:「師母比牧師更難作。」「通常男子做事,女子作人。」教會由人組成,錯綜複雜、眾口難調。姐妹們也要有一些亦師亦友的同伴。筆者從幾位師母身上學得許多秘笈,最難忘的有簡師母、李師母、與周師母。當越南易幟,信眾受苦,師母說:「主看他們配為祂受苦」;每次筆者心中有委屈,就會想起老師母那句「配受」。當然若因自己的愚昧無知,自討苦吃,不算在內。一次李師母教導我們後進:「千萬不要想自己是妻子,一旦以妻子自居就會不知不覺的霸道,只能想著是一個朋友——密友、禱友、諍友。」另外,她提醒牧養的教會無論大小,最重要的人只有一位——就是枕邊人;當時二、三十位年青些的師母一室嘩然:「哎呀!就是他最難搞……。」另一位周師母是我神學實習時教會的師母,非常特別:他們年青夫妻同心牧會,但須要與女學生協談(每週一次)時,她明說:「我們兩人聊聊吧!」輕巧地保護牧師,保護自己,省去多少無謂的麻煩。另問起牧會最重要的是甚麼,答曰:「以德服人。」三十多年過去,愈發覺真是至理:不能以力,也不能以才,只能以德服人。真應了林道亮院長的話:牧會成敗在乎「神同在」。任何攔阻祂臨在的因素,盡需摒除;任何助長神同在的條件,盡力持守。師母在其中,常像牧師背後一雙眼睛,又像靈魂人物。

結婚初期,會務忙,孩子多。兩人的關係也是要刻意安排。我向牧師要求:「我是會友,每週要與你約談一小時。」當時,他總是催促:「有甚麼事快說,我還有許多事要辦。」慢慢他就發現「一室之不治,何以天下國家為?」一定要先安內,才能攘外。這習慣一直延續下來,孩子們也很捉弄的笑話我們:「那麼老了,還要去拍拖嗎?」「是的,非常重要,希望以後你自己有家庭也是一樣!」目的不單是增進感情,更是藉著服事教會,彼此溝通,切磋琢磨,互相代禱,讓我們的生命更有主長成的身量與樣式。祂不是叫我們作工,乃是要裝備我們成為天國的人才。師母與牧者其實也是亦師亦友,相互影響,但願每對牧者夫婦都是「眷屬終成有情人」,攜手成就天國大業。

Post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